^_^

不累,清闲的很。

干嘛啦,哭哭(´;︵;`)

兔仔:

就是想画个舅舅(   )

[魔道|曦澄]点梗一则

妈耶!(捧着我的笔开心的哭!

清歌晚吟:

蓝大因为和蓝二长得像而追不到江澄


@^_^ 请查收~这个梗好有趣hhhh


短小傻白甜




后来,有人问起泽芜君,当初追求江宗主时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得到一个令世人震惊的答案:


脸。


——能不震惊吗!当年公子品貌榜榜首,堪称全修真界最好看的一张脸,非但没成为加分项,反倒成了扣分项,况且江宗主看重脸是出了名的,怎么想也不可能啊?


话说对于后面那句负面评价,江澄的表态是:哼,哪个男人不好美色?虚伪。


那么问题来了。在再三追问之下,蓝曦臣终于道出一个至今回想起来依然淡淡忧伤的故事。


当年,他决心采用迂回战术,对江澄说:我们可以(先)做朋友么?


江澄为难地瞧他一眼,回答说:你长得像含光君,我看含光君不顺眼,所以看你可能也有点不顺眼。


好一个标准的三段式扎心。


蓝曦臣捂胸口,问:你如此直言相告,不怕我心存芥蒂?


江澄道:我当你是朋友,不想骗你。


蓝曦臣刚被扎了的心上开出了小花:所以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江澄:……


江澄从此跳进了坑,哦不,跟蓝曦臣结交了。然而来往过程中,蓝曦臣发现,江澄所言不虚,他看着自己时时常会露出一副微妙的神情,虽然他尽量克服了。


蓝曦臣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从蓝忘机那头解决不切实际,只得从自己这边着手。于是这日云深不知处,他回到寒室,坐在铜镜面前左右端详,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过来串门的蓝忘机进门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幅情景,吓得他又把门关上了,再重新推开,竟不是幻觉。


他一边惊疑地打量他兄长,一边在屋里找地方坐下,随手摸了块切好的香瓜,刚咬了一口,蓝曦臣转头问他:忘机,你可认识会修颜易容的高人?


蓝忘机接连受到惊吓,手里瓜都掉了,pia叽一声bia在了地上。


蓝曦臣自问自答:唉,罢了。回头继续对着镜子叹气。


蓝忘机当日便跑去找魏无羡求助,魏无羡摸了摸下巴,煞有介事道:女为悦己者容,男子亦不例外,即是说——咱大哥恋爱啦!


说着又微眯起眼:叫他换脸都愿意,这得爱得有多深!也不知是哪家姑娘,啧啧,够泼辣的……


后来的后来,两人得知这位所谓的姑娘其实是云梦的江宗主,魏无羡给了自己一巴掌,蓝忘机说,也给我来一下,最好能昏过去。


回到当前,蓝曦臣认真思索了一下,既然如此,那便将自己与忘机的不同之处充分展现出来,引起晚吟关注,令他逐渐适应……而他总结了共三点:配饰,衣着,和发型。


配饰方面,佩剑外形区分不明显,只能在洞箫上下功夫,可裂冰太长了,不似笛子扇子便于持在手中,泽芜君整日里拎着一支半人高的箫管走来走去,那也太不风雅了。


衣着方面,姑苏蓝氏的家主衣服虽比其他人的更为繁复庄重,可再怎样也逃不开朴素——说白了就是披麻戴孝——的范畴。这一点上云梦双杰的审美向来一致,不能指望。


那么便只剩发型了。于是蓝曦臣突然养成了每日早起去探查蓝忘机今天梳什么发型的习惯,忘机中分他就偏分,忘机左分他就右分,忘机若是束起……他总不能披着。不由得思念起想束发便束发想披发便披发的江澄,感谢江家没那么多规矩,让他得以欣赏万种风情。


蓝曦臣在饭桌上一边回忆一边傻笑,魏无羡没眼看,直呼完了完了,蓝忘机在旁一脸绝望:把我的兄长还给我……


如此折腾了半月有余,一日去莲花坞,蓝曦臣试探问:江宗主,近日来你我每次见面,你觉得有何处不同?


江澄苦思冥想了一阵:……日子不同?


蓝曦臣:……


看来形象改变还是不够深刻,蓝曦臣思来想去,想出一计。但过于冒险,他决定先征求意见,于是跑去静室,时值夏日,蓝忘机正端坐书桌前啃一牙西瓜。


蓝曦臣开门见山:忘机,你说我去弄个卷发如何?


蓝忘机吓得手一抖,瓜又掉了,pia叽一声又bia到了地上。


蓝曦臣已从他脸上看出了答案,叹了口气,想想决定还是去问本人。


与江澄约在云梦一家酒楼,瞅准对方刚吃完包子,手里是空的,他抛出一模一样的问题,江澄一哆嗦一筷子戳烂了盘中藕片,瞪圆了一双杏眼:……你没事吧?你发烧了?


说着伸手去探他额头,还好正常,便收回手,蓝曦臣正留恋那短暂的温度,却见江澄刹那变了脸色。


蓝曦臣:?


江澄:……


他右手持着筷子,伸出的是左手,而左手刚拿过一个油乎乎的包子……于是泽芜君的雪白的抹额上,留下了一个油乎乎的手指印。


江澄充满了负罪感,连瞄几眼,支吾半晌,咬牙坦白:……抱歉,弄脏了你抹额。


他最后二字讲得极小声,不料这句被隔壁有心人偷听了去,还听漏了,隔日江湖上飞快传开了一条劲爆的流言——夭寿啦!泽芜君被江宗主玷污啦!


江澄听了想砍人。


蓝曦臣也听说了,内心想法不可描述,总之姑苏暂时不便回去,索性在莲花坞住下来,抓紧机会培养感情。他认真反思了先前方针的失败之处,最后总结得出结论:还是得从根源入手。


世人皆知,姑苏双璧容貌有八九分相似,然神态气质截然不同,蓝曦臣清煦温雅,蓝忘机冷淡严正,而最直接最明显的区别,在于是否会笑。


蓝曦臣以拳捶掌作顿悟状:那么只要自己多笑笑,晚吟便不会觉得我俩像了。好主意,怎么早没想到呢。


于是次日起来,一见到江澄,蓝曦臣便开始笑,说话笑,走路笑,吃饭笑,喝茶笑,一个劲笑,没完没了,笑得江澄毛毛的,忍了半日忍不住了,狐疑开口:……你真没事?脸抽筋了?


蓝曦臣:……


江澄以为猜中了,满脸同情:我知道云梦最好的一家医馆,我带你去。


蓝曦臣本想说自己没事,转念一想能陪江澄多转转岂不更好,便未吱声,任由他拉着自己直奔医馆。进了医馆门,江澄一把将蓝曦臣按在诊案前座椅上,大夫抬起头,眼睛一亮。


江宗主自不必说,泽芜君这些日子时常同他出双入对,云梦百姓们即使不知晓姓名,也早已认了个脸熟。


蓝曦臣背对着江澄,冲大夫挤了挤眼,后者一把年纪见过多少世面,当即福至心灵,装模作样地替他望闻问切了一番,最后摸了摸胡须,意味深长道:恕老夫直言,公子这患的,是相思病呐。


相思?……思谁?站在一旁的江澄听见了,心里忽然有点,不,十分不是滋味。


蓝曦臣笑道:敢问先生,可还有救?


大夫摇头叹道:药石罔效,病入膏肓。


蓝曦臣更开心了,江澄更郁闷了。


两人出了医馆门,并肩走在街道上,蓝曦臣仍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江澄越看越不是滋味,兀地住了脚,冷声道:别笑了,看着烦。


蓝曦臣一怔,笑容瞬间淡了下去。江澄心头烦闷愈甚,冲他行了一礼:江某想起还有些事,泽芜君请自便,恕不相送了。说罢扭头蹬蹬走了。


江澄委屈,蓝曦臣也委屈,这一日大起大落,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一个回了莲花坞,另一个回了云深不知处,面对长辈的质问和晚辈的打探,疲于应付,辗转忙碌,待两人再相见,已是在清河举办的清谈会上。


江澄来得比谁都早,蓝曦臣稍晚些,见到江澄,面上刚浮现笑意,想起什么又压下去,只是客气地打了个招呼。在江澄眼中却成了疏离,原本期待的心一落千丈,郁郁地回了一声,分头落座了。


接下来整场清谈会上,心思敏锐的家主们很快发觉了云梦江宗主与姑苏蓝宗主之间微妙的气氛:前者发言每每呛人,唯独刻意避开后者;后者莞尔以待众人,唯独未对前者笑过。主持的聂怀桑一双明眼掩在扇子后面滴溜溜转,瞅江澄,江澄不睬,瞅蓝曦臣,蓝曦臣苦笑。


捱到会谈结束,蓝曦臣留下同聂怀桑聊了几句,待出殿门,见江澄倚着廊柱在殿外等,等的是谁显而易见。蓝曦臣一怔,一时竟不知该不该上前,而江澄见他踌躇,更气不打一处来,蹬蹬冲到他面前。


……那日,那日是我不好,不该说重话,这我承认,可你也不至于耿耿于怀至今,见到我就冷下脸,还想绕道走吧?!


江澄显然是憋久了,一股脑倾倒出来,末了不甘不平地加上一句:泽芜君这么小心眼儿吗?


蓝曦臣一时未反应过来,愣愣地说:……我以为,你是生我的气,气我戏耍于你……而且你说不想看我笑……


江澄语塞,何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撇过头去,低声咕哝:说说而已,你还当真。


蓝曦臣眨眨眼,笑容重回脸上:那江宗主的意思是,不讨厌我的笑了?


江澄:……嗯。


蓝曦臣:也不讨厌我的脸了?


江澄:……哼。


蓝曦臣:更不讨厌我的人了?


江澄:……


为何觉得这句有陷阱?


他警惕地打量蓝曦臣,只见对方眉眼弯弯,欢喜不已,自己也被感染了一般,话中带着未察觉的笑意:至于么?是不讨厌,又不是喜欢。


蓝曦臣笑着应他,温情而笃定:会的。




Fin.




番外:


江澄:……等等,你刚才说,你戏耍于我……你耍我??


蓝曦臣:就是……在下身患不治之症,唯有江宗主可圣手回春。


江澄:呵,泽芜君难道不知,三毒圣手不会救人,只会揍人。


蓝曦臣:心之所系,甘之如饴。(翻译:你揍我我也开心~)

喜欢喜欢啊

七野-623:

#魔道祖师#蓝忘机#三连系列:你不喜欢我?#

澄:什么,不喜欢我?

可爱?想【嘿嘿】?都不存在的。
要直的。
舅舅的微笑

依然有 后 续!!!
下一个薛洋就没了_(:3」∠)_
p3就完结了
以后大概会继续?
谁知道呢~
几万年后吧。

当然,依然是有 生 之年/滑稽
会发的!!!

无署名的原图私发?(就是没有右下的QY啦)

天啦

朕以帅治国:

呜呜呜抱歉啊啊久等了!!!今天上完晚自习就两眼一抹黑搞晚了!学校这个辣鸡网啊传了半天!!跪倒躺平求原谅!!!!!【暴风哭泣

大概是两人突然都心血来潮想吃对方做的本地口味的食物!

被辣到神志不清的涣涣和被小甜点疯狂圈粉的舅舅!!

桂花凉糕真的超级好吃啊!!!


其实原本还有一张然而我还是高估了我的手速,过几天补个小甜饼给大家!!!!

哇哇哇太美好了!!!

朕以帅治国:

给曦澄三十六计的Gヾ(✿゚▽゚)ノ

他会放狗咬你哦( -'`-)

晏清:

大概可能是我目前能发的最后一波,发完继续默默吃粮。ooc严重,蓝大应该是醉了。
新年快乐啊大家。反正这坑我出不去了所以无所畏惧。
江澄:蓝曦臣你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感谢@微子星 提供的图片。

太好看了嘤

柃灯:

只为还你这把油纸伞,也为多看你一眼,朝朝暮暮长相守,蝴蝶翩翩花不残。 

没错,油紫伞hhh,背景有参考,想试试这种蓝绿。不要脸蹭个曦澄tag。不管遇到多少ky,我永远喜欢曦澄!

超大声逼逼

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怀瑾南伫:


随手短打,没什么目的,就是想吹吹曦澄,吹吹各位吃曦澄的非ky粉小可爱们,顺便表白各位太太

这几天发生了些挺糟心的事情,特别晦气,新的一年要开开心心别放在心上

观点十分自我,说话也特别乱,没有diss任何人的意思






先说说这对本身。

曦澄是个拉郎配,这没错,我们从来没想回避过这一点。但为什么喜欢它?因为它合适,且真实。

不管是从晚吟还是蓝大的角度看,曦澄都绝对称不上是彼此唯一的CP,更甚者完全可以说是粉丝们自己YY出来的。那它凭什么能够在众CP中脱颖而出,甚至上了乐乎榜呢?

因为他们真实。

引用某位太太说过的话「有点记不清了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orz」:

——为什么喜欢曦澄?因为江澄能给蓝曦臣满腔的真心,而蓝曦臣能给江澄十分的理解与包容。

稍稍总结一下,就是合适,真实。

举一个忘羡的例子。这一对是全书的主CP,本身创造出来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要迎合一点现在读者们的萌点,这也恰恰让他们显得更为理想化了一点。

且我相信,这两个风格迥异的人,如果没有中间一系列的事情,走在一起完全是天方夜谭。

这也就导致了想起这一对,常常都是满屏的“啊好甜”“太戳我萌点了”。

但曦澄却是真真正正的不需要外力,单单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是几乎要溢出来的温暖。

蓝曦臣和江晚吟,看起来的性格也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但再仔细些,不难感觉出来他们心里都是有一块地方保留着一点冲动,飞蛾扑火一样毫不犹豫万分决绝的冲动。

蓝曦臣作为一家宗主,当然不可能真的傻,对于金光瑶盲目的信任,也只能说是他待身边人万分的亲厚,一旦真正接纳一个人就是固执到底的维护;

而江澄呢,自然不必多说,不管是从他对魏无羡自始至终的态度,还是对金凌看似严苛实则万分小心的照料中,都可以看出来与蓝大相同的一点。

所以如果再让我把给他们的定义再细化一点,那就是异中取同。

相比较于忘羡而言,蓝曦臣和江澄,才更像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补”,这两个人走在一起,仿佛也就是真正的顺理成章。

就好比江澄有一块干涸许久的坑洼,而蓝曦臣恰好有许多无处安置的海水。

再说说这个圈子里的太太和小可爱们。

我入圈真的挺晚的,到现在也才大半个月的样子,但是我真的觉得这个圈子,挺暖的。

就光说说这几天的事情,为了不让后面来的人被吓到,有粮的发粮,没粮的也努力凑出来一点刷tag。我混的圈子不多,但是这样的情况是第一次看见,真的有些感动。

所以还是想表白一下各位orz。

我一个小透明也是知道一点的,写文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写文不是语文作业里的作文,按照套路走不管怎么样都能拿到一个基准分的,而是真真正正要把自己的感情脑洞汇集到一点,再平铺直叙地铺垫下来。

而也许你想要表达这么一个点,洋洋洒洒铺垫了那么几千几万字,最后真正有用的也就在于那么一两段里面。

而写文的平均速度呢?大概一小时一千五是差不多了。而那些热度高的文,字数起码一万打底。

也就是说你辛辛苦苦在不卡壳的情况下,写了七八个小时,人家五分钟就看完了。

画图这一方面我也不是特别懂,但是从身边学画画的朋友们身上也能稍微感知到一点,绝对不会比写文轻松。

凭什么?

不是真爱为什么要去做?

所以那些不尊重人家,不管是CP还是作品的人,请您哪儿来滚哪儿去吧。

最后。

正儿八经表白各位。

祝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好啊

银河_拖延症晚期:

##江澄单人##
啊啊啊啊啊最后只能赶出这种质量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次认真的上色不过真的色废太硬伤((自捅

嗯2018快来了,,祝所有小伙伴新的一年万事顺利,,高三的小苦逼们继续加油!!!还有一百多天!!!,

嗯看今晚还能不能把蓝大的涂完然后明年再发???

原谅私心加个曦澄tag